<xmp id="2btf7"><xmp id="2btf7">
<button id="2btf7"><xmp id="2btf7">
<xmp id="2btf7"><button id="2btf7"><button id="2btf7"></button></button><form id="2btf7"></form><form id="2btf7"><form id="2btf7"><button id="2btf7"></button></form></form>
<xmp id="2btf7">
<xmp id="2btf7"><form id="2btf7"></form><xmp id="2btf7">
<xmp id="2btf7"><form id="2btf7"><button id="2btf7"></button></form>
<xmp id="2btf7"><form id="2btf7"></form>
<xmp id="2btf7"><form id="2btf7"><form id="2btf7"></form></form><form id="2btf7"><button id="2btf7"></button></form>
<ins id="2btf7"><ins id="2btf7"><form id="2btf7"></form></ins></ins>
<xmp id="2btf7"><xmp id="2btf7"><xmp id="2btf7"><form id="2btf7"><button id="2btf7"></button></form>
<form id="2btf7"><button id="2btf7"><button id="2btf7"></button></button></form>
<form id="2btf7"><form id="2btf7"></form></form>
<xmp id="2btf7"><form id="2btf7"></form><form id="2btf7"><form id="2btf7"></form></form> <ins id="2btf7"></ins><xmp id="2btf7"><form id="2btf7"></form><form id="2btf7"></form><xmp id="2btf7">
<form id="2btf7"><button id="2btf7"></button></form><form id="2btf7"><form id="2btf7"><button id="2btf7"></button></form></form><form id="2btf7"><button id="2btf7"><ins id="2btf7"></ins></button></form>
<form id="2btf7"><form id="2btf7"><button id="2btf7"></button></form></form>
<form id="2btf7"><form id="2btf7"><ins id="2btf7"></ins></form></form>

研報

供應鏈公司在網絡平臺發布的采購訂單能否作為追款依據

2019-06-05 11:01:26 來源:供應鏈法律

作者:譚卓然 律師

來源:供應鏈法律


【知識點: 電子數據的效力】


故事背景

 

1.深圳B供應鏈公司是B股份有限公司全資控股的子公司,負責供應鏈管理及其配套業務。B供應鏈公司的采購工作是通過名稱為“B供應商門戶網”的網站來發布采購訂單,由供應商根據發布價格等情況決定是否接受。

 

2.上海F科貿公司是B供應鏈公司的供應商之一,可使用用戶名及密碼登陸該網站查看B供應鏈公司發布的采購信息。F科貿公司通過該網站與B供應鏈公司簽訂了三份采購訂單,采購訂單中有B供應鏈公司業務人員的電子簽名。采購訂單約定了采購的物品、數量、單價、交貨日期、付款方式等條款。

 

3.后F科貿公司送貨到B供應鏈公司的指定地址,送貨單上加蓋了收貨專用章。B供應鏈公司的業務人員在該網站中確認F科貿公司送貨情況與約定相符,并在網站中形成了對賬單可供打印。

 

4.F科貿公司開具了發票給B供應鏈公司,B供應鏈公司業務人員在該網站上簽收收到發票的日期及發票金額。F科貿公司后來多次要求B供應鏈公司支付貨款,但B供應鏈公司未理會,F科貿公司告到法院。

 

5.F科貿公司除了提交送貨單原件、發票復印件外,包括采購訂單在內的其他證據都是在“B供應商門戶網”等網站上打印的資料。

 

6.問題:供應鏈公司在網絡平臺發布的采購訂單能否作為追款依據?

 

法院說法

 

7.前海合作區法院一審認為

 

7.1F科貿公司提交的證據中除了送貨單能夠提供書證原件外,其他證據包括采購訂單、對賬單、發票簽收等均為電子數據方式形成,F科貿公司也提交了相應復印件。電子數據證據這一種類是《民事訴訟法》規定的證據形式。

 

7.2法律對電子數據的搜集、證據形式、證據效力有明確規定,主要見《電子簽名法》的相關規定,電子數據只要符合法定條件,可視為滿足法律法規的原件形式要求。F科貿公司提供了公證處出具的《公證書》,經公證的文本與F科貿公司在起訴時提交的采購訂單等復印件一致,法院確認這些復印件滿足法律法規的原件形式要求。

 

8.深圳中院二審認為

 

F科貿公司為證明自己的訴訟請求,提交了采購訂單和發票等證據,這些證據來自于B供應商門戶”的網站和“B發票管理系統”的網站,因這兩個網站B供應鏈公司與F科貿公司交易的平臺,B供應鏈公司并無證據否定該交易平臺,因此對這些證據的真實性應予以確認。


經驗教訓

 

9.《合同法》規定,當事人訂立合同,書面形式、口頭形式其他形式,其中的書面形式,是指合同書、信件和數據電文(包括電報、電傳、傳真、電子數據交換和電子郵件)等可以有形地表現所載內容的形式。供應鏈公司在網絡平臺發布的采購訂單屬于電子數據,因此,以該形式訂立合同是法律允許的。

 

10. 而且,根據《民事訴訟法》的規定,“電子數據”是證據的八種法定形式的其中一種,即在網絡平臺發布的采購訂單是符合法律規定的證據形式。

 

11.但是,《民事訴訟法》規定證據必須查證屬實,才能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最高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進一步明確,證據應當在法庭上出示,由當事人質證。未經質證的證據,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因此,當出現糾紛并提交至法院時,供應鏈公司在網絡平臺發布的采購訂單,必須經過“質證”程序,才能依法作為追款依據。

 

12.由于在網絡平臺上的信息、數據等電子數據以書面形式呈現時,只是一份打印或復印的文件,并沒有原件,一旦出現糾紛或“賴賬”并提交到法院時,某一方就有可能不認可這些電子數據的“真實性”。本案中,供應鏈公司就沒有認可其在網絡平臺上發布的采購訂單、對賬單等。法院結合《民事訴訟法》、《電子簽名法》,以及經公證的電子數據,并經過其他證據的佐證,最終確認了采購訂單這些復印件的真實性。

 

13.以網絡平臺進行交易是一種常見的方式,本案出現的對采購訂單等電子數據“真實性”爭議是值得注意的風險。結合《電子簽名法》等規定,以下幾種可能的風控措施供參考:

 

措施1:簽訂框架協議明確網絡平臺的交易方式,甚至約定相關電子數據的效力,例如本案中的采購訂單、對賬單等,并保留好協議原件。

 

措施2以可識別發件人、收件人身份的電子郵件傳輸網絡平臺上的電子數據,并考慮進一步以原件的授權文件明確這些電子數據的效力。

 

措施3交易可能出現潛在糾紛,基于網絡平臺不是自己能控制,并可能出現不能隨時調取電子數據甚至出現數據更改情況下,對電子數據進行公證,固定證據。

 

措施4收集并保留相關的電子郵件或其他書面證據,佐證網絡平臺的交易方式及電子數據的效力。


相關資訊

數據解讀供應鏈金融4趨勢,提6項政策建議,中物聯金融委發布權威報告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后,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物流與供應鏈金融分會分別從金融機構視角、供應鏈金融服務方視角和獨立的專業人士視角進行了在線調研,總共回收1561份有效問卷。調研對象包括從事供應鏈管理服務、從事金融科技服務、擔保、商業銀行、保理、產業互聯網平臺、制造、流通、物流活動的企業,服務客戶所有權性質覆蓋了國有企業、外資、合資企業和民營企業,客戶規模覆蓋了大中小微企業。

一文講清產業互聯網(含82張PPT)

來源:騰訊研究院、騰訊云

供應鏈插上區塊鏈的翅膀

技術的進步可能會對行業發展產生重大影響。2019年10月24日,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時強調,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本篇報告我們主要研究區塊鏈技術可能對供應鏈服務行業及企業產生的影響。

超級干貨!清華大學發布2019區塊鏈與供應鏈金融報告最新版

來源:清華經管學院 新浪VR

2019年產業互聯網深度報告

來源:東吳證券、未來智庫導語根據牛津經濟研究院的數據,全球數字經濟總值在 2016 年達到 11.5 萬億美元,占 總體經濟的 15.5%。過...

成年女人看片免费视频播放人